二向箔君-

说的都是废话。

我得写点东西。简单的幻想谁都会,表达却是蚌产生珍珠一样痛苦的事情。

不要习惯于安逸和自我逃避了。

放弃吧,大多数人都没法抗拒长相好看身世凄惨的异性,哪怕ta实际上十恶不赦。

那些为人沉迷的东西到底是艺术还是营销?

新年快乐。

我当然不可能对蒂诺心生任何怜悯。他是个用“十恶不赦”来形容都嫌词汇力度过于温和的恶人,犯下的罪行足以受到所有国家的最高刑罚。只是就连这样贪婪,富于野心,能力惊人并且没有任何道德感,疯狂不择手段的黑恶组织boss居然也会如此随意地在野蛮的斗争中败给更不择手段的人,真是令人心有戚戚焉。

如我所见,君主在保卫国家时所使用的军队,或者是雇佣军或者是援军,或者是君主自己的军队,再或者是混合军队。通常而言,雇佣军和援军的好处不大,而且还暗藏着隐患。君主一旦决定要依靠这种军队以保卫政权,他的地位很有可能会不稳固,而且也会很不安全。原因在于这些军队就像一盘散沙,他们各怀野心,纪律涣散,不讲忠信。他们往往在自己的朋友面前耀武扬威,但是面对敌人时却是一副怯懦孱弱的样子,其毫不敬畏上帝,在待人方面也没有诚信可言。假使依靠此类军队的君主国目前还不曾毁灭,恐怕原因就在于敌人还不曾发动进攻。结果导致在和平时期国家要遭受雇佣军的掠夺,而在战争时期国家则不可避免地成为敌人的刀下之俎。

——《君主论》马...

不靠谱人物分析。

文野谷崎哥哥很好。非常好。这个角色最为美妙的就是隐藏在平凡人外表下的激烈与不安定的个性。谷崎哥哥看似随波逐流,平凡无奇,异能也“看起来”没什么攻击力,但不管从哪个角度而言他所隐藏的能量都是极强大的,甚至是可怖的。

谷崎颇有几分奈须蘑菇笔下男主角的味道——蘑菇最喜欢写这种深藏扭曲或是异常本性的老好人式主角。他未来必定会爆发一次。现在相当需要担心的是直美小姐。这种美好的少女在菌类的故事里往往后期都会成为“回不去的日常”,而朝雾又是个菌类狂热粉丝。

想要填坑。

内在对极致的追求和外界浩瀚的知识相互作用,留下一个无能而尴尬的我。

对于猪只

社会对他们做过什么

我们对他们做过什么    

原本想在生日这天写点什么作为以后创作故事过程中的目标的,现在仔细一想,只要我写的故事能够给自己带来些许满足感,我就没有任何遗憾了。

我理智地知道,自己不应该被年龄所束缚,可我仍然为自己徒增年岁而悲伤不已。

我没法前往更高的地方了。

现状。

没有治好懒癌。

构思好了几个大坑,迟迟不填。

学业稍有进步,但是梦想遥不可及。

找到了一份收入不错的兼职。

存钱中。寒假想去日本横滨寻求灵感。然而兼职的收入连机票钱都不够

还是觉得中也没准会有“其实很擅长应付小孩子”这种设定。

毕竟“羊”应该也是有年纪很小的孩子的。


一个有点掉san的小经历

某天趴在桌上睡着了,由于前一天晚上没睡好,所以趴着的时候就睡得特别沉。睡着的时候不知压着哪根神经了,醒来的时候左手几乎没有任何感觉,迷迷糊糊起身的时候,一个温温热热的东西掉到了腿上......

究竟是啥掉到了腿上呢?我疑惑地低下头定睛一看:

那个温温热热的东西,是我自己的左手。

© 二向箔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