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向箔君-

说的都是废话。

新年快乐。

我当然不可能对蒂诺心生任何怜悯。他是个用“十恶不赦”来形容都嫌词汇力度过于温和的恶人,犯下的罪行足以受到所有国家的最高刑罚。只是就连这样贪婪,富于野心,能力惊人并且没有任何道德感,疯狂不择手段的黑恶组织boss居然也会如此随意地在野蛮的斗争中败给更不择手段的人,真是令人心有戚戚焉。

如我所见,君主在保卫国家时所使用的军队,或者是雇佣军或者是援军,或者是君主自己的军队,再或者是混合军队。通常而言,雇佣军和援军的好处不大,而且还暗藏着隐患。君主一旦决定要依靠这种军队以保卫政权,他的地位很有可能会不稳固,而且也会很不安全。原因在于这些军队就像一盘散沙,他们各怀野心,纪律涣散,不讲忠信。他们往往在自己的朋友面前耀武扬威,但是面对敌人时却是一副怯懦孱弱的样子,其毫不敬畏上帝,在待人方面也没有诚信可言。假使依靠此类军队的君主国目前还不曾毁灭,恐怕原因就在于敌人还不曾发动进攻。结果导致在和平时期国家要遭受雇佣军的掠夺,而在战争时期国家则不可避免地成为敌人的刀下之俎。

——《君主论》马...

不靠谱人物分析。

文野谷崎哥哥很好。非常好。这个角色最为美妙的就是隐藏在平凡人外表下的激烈与不安定的个性。谷崎哥哥看似随波逐流,平凡无奇,异能也“看起来”没什么攻击力,但不管从哪个角度而言他所隐藏的能量都是极强大的,甚至是可怖的。

谷崎颇有几分奈须蘑菇笔下男主角的味道——蘑菇最喜欢写这种深藏扭曲或是异常本性的老好人式主角。他未来必定会爆发一次。现在相当需要担心的是直美小姐。这种美好的少女在菌类的故事里往往后期都会成为“回不去的日常”,而朝雾又是个菌类狂热粉丝。

想要填坑。

内在对极致的追求和外界浩瀚的知识相互作用,留下一个无能而尴尬的我。

对于猪只

社会对他们做过什么

我们对他们做过什么    

原本想在生日这天写点什么作为以后创作故事过程中的目标的,现在仔细一想,只要我写的故事能够给自己带来些许满足感,我就没有任何遗憾了。

我理智地知道,自己不应该被年龄所束缚,可我仍然为自己徒增年岁而悲伤不已。

我没法前往更高的地方了。

现状。

没有治好懒癌。

构思好了几个大坑,迟迟不填。

学业稍有进步,但是梦想遥不可及。

找到了一份收入不错的兼职。

存钱中。寒假想去日本横滨寻求灵感。然而兼职的收入连机票钱都不够

还是觉得中也没准会有“其实很擅长应付小孩子”这种设定。

毕竟“羊”应该也是有年纪很小的孩子的。


一个有点掉san的小经历

某天趴在桌上睡着了,由于前一天晚上没睡好,所以趴着的时候就睡得特别沉。睡着的时候不知压着哪根神经了,醒来的时候左手几乎没有任何感觉,迷迷糊糊起身的时候,一个温温热热的东西掉到了腿上......

究竟是啥掉到了腿上呢?我疑惑地低下头定睛一看:

那个温温热热的东西,是我自己的左手。

复习到哮喘的时候想起来,小时候哮喘发作(老家方言称之为发hao(第一声)),爷爷带着我最想吃的某个大酒店的草莓蛋糕来看我。结果反倒加重了哮喘。那个象征着整个地区的奢侈享受的酒店很多年前就已凉凉,我爷爷也去世一年多了。

文野漫画最新进展相关推断。

含有剧透。


最新话显示广津在谜之敌人的攻击下身受重伤,配合结尾“与港黑同在”的台词和椿落的结语,大概率死亡。

朝雾卡夫卡出来挨打.jpg

广津身为一个出场不多,但又似乎带着不少伏笔的角色,如果现在死亡未免在情节安排上略显仓促,有通过发便当刻意调动观众情绪,强行黑深残之嫌。现在以“他的便当是合理 的”这一基准进行一点分析。

追漫画的小伙伴应该都知道了与谢野医生的经历,这次来袭的神秘人手持和与谢野医生过去相关的重要物件【标有正字的记录牌】,必定是熟知她的过去。那么我们不...

他们毫无疑问地是不幸的。诞生于黄金时代,他们的童年在最繁荣的快速发展之中度过,“一切都会变好”在他们的潜意识之中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他们满怀期待地度过了艰苦奋斗的少年时代,而当他们真正地成为了需要承担责任的青年人以后,浪潮却退去了,时代给他们留下一片萧瑟的荒滩。

于是他们心怀着最美好的理想,却面对了沉重的现实。青年人在步入社会时常常会受到各种打击,然而这打击的分量却过于沉重了。于是他们集体性地陷入了慌乱,有不顾外界干扰继续按照既定路线前进,而后体无完肤的可怜人,更多的则是在夹缝之中寻求生存之道的人。还有一小部分人干脆就舍弃了希望:反正一切努力都会是徒劳的,还不如尽情享受当下。他们就这么醉生梦死...

© 二向箔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