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向箔君-

说的都是废话。

大家好我心情很糟糕所以说说我爷爷的事

我爷爷是个文艺老青年,很可惜他没有充分理解现代网络社会的生活方式,不然他一定是那种每天拍一堆照片发票圈记录生活还要赋诗几首那种人。他作诗谱曲摄影书法全都会。他最喜欢我和我弟,照的相片加在一起搞了十几本摄影集,并为我俩一人写了首歌。虽然我不明白他的迷之调式为何能给我的歌搞出一股哀调效果。他还写日记,事无巨细全部记录下来,顺便,只要我们回去玩日记内容就全是我们了。他最喜欢像古人一样聚集亲友顺便歌以咏志,搞各种奇奇怪怪的属于他的倔强的形式主义纪念活动,可惜他只有在一线城市工作请假难如登天的儿子儿媳,一个学业不精的摸鱼死宅孙女,一个沉迷各种奇葩手游和足球的孙儿。如此配置,自然是不可能满足他复古的精神需求的。
然后他突然就去世了,过完中秋之后,一个回暖的早晨。十五的月亮十六十七十八都有可能圆,反正只有十五不圆。本来学医并相信他病情没问题安心等着过年回去尽孝的我带着只够出门散步的装备仓皇跑去火车买回家的票。以至于在老家还穿着不合时宜的夏装。所有人都来了,他文工团的同事教师时代的学生分散各地的亲戚朋友来了,他一线城市的儿子儿媳,他沉迷奇葩手游和足球的孙儿和学业不精的摸鱼死宅孙女全都来了,我和我弟的挽联还非常对称地排列两侧,就像生前他永远喜欢左拥右抱我们俩到处拍照留念一样。这真是空前盛况,然而这并没有什么x用,因为再热闹他也写不了日记拍不了照片纪念一波了。
PS:我爷爷对我读书的学校有种迷之执念,我上过三个地方三个小学,两个初中,他全都去过,高中他也自己坐便车去看了一眼。就算大学考得不理想,就算那时候病情已经恶化,他还是特别高兴,去我学校逛了好久,他说那是最后一次去我那个城市,结果还真是。那天我还放弃了社团集体出游陪他慢慢散步,天气暖洋洋的。

评论(2)
热度(3)

© 二向箔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