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向箔君-

说的都是废话。

一个嘴炮风文戏。

“你问我为什么走上这么一条道路,而不去利用绝对的力量控制一切?”他不禁低低笑了起来,低哑的声音在光线暗淡车库里回旋,“那些残忍的行为是野兽都会做的事情,太容易了,不是吗?单说杀死生命的手段就已经数不清啦。最古老的石器,种类繁多的刀剑枪,热兵器,现在还在研究的核武。本质都是那么一回事,唯一不同的可能只有人的死法吧。可救人有多难?别说已经逝去的生命了,现代医学解除病痛都要费上一番功夫,而你所夸耀的我的力量。”他说到这里突然怔住了,轻叹一声才继续,“连一个在家人墓前哭泣的小姑娘都帮不了。”
“死中二。”
“我可不在乎世人无聊的道德评价。可是恶Ծ行太容易了,认真做根本没有难度可言。相比之下,去帮助人,去让一切变得好起来,又是多么有挑战性的有趣工作呢?”

评论(2)
热度(3)

© 二向箔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