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向箔君-

说的都是废话。

中岛敦作了噩梦。他梦见侦探社所有人都莫名其妙地被通缉,国木田独步咆哮着叫他快跑,鲜血从额前滴滴答答流到地上。中岛敦还梦见他自己为了保护大家不幸遭到捕获,成为了研究所的小白鼠。来往的白衣研究员有着一模一样的冷酷面孔,明晃晃的银色器械在无影灯下泛起过于炫目的光芒。四下张望,发觉特制的拘束服把他紧紧绑在手术台上,麻醉针粗大的针头穿过他的脊柱将药液打入他的体内——
他满头大汗地惊醒时,窗外是一片宁静的黑暗。路灯的微弱光芒和着月色透入室内,挂钟上的两根指针显示时间为四点零五分。
他下意识坐起身,发现镜花早就醒来,靠着墙角静静地看着他。这时风吹开了云,月光落在少女柔和秀丽的面孔与缎子般的黑色长发上。

中岛敦在剧痛中恢复意识,白衣的小丑早就不见踪影,地下走廊已经大半化作废墟,全副武装的军警朝他飞奔而来,可惜他们是来逮捕他的。镜花从天而降将他们一一击退。走吧,纤细幼小的少女简单地对他说。他们不再说话,沉默地开始出逃。他曾经被那样的噩梦吓得半死,如今噩梦化作现实,他们满身污秽狼狈不堪。但是连他自己都惊讶的是,他的内心居然没有半点恐惧,被称作信念的东西反倒在黑暗中越发明晰了。于是虎化的少年与娇小的少女,就这样在灰暗残破的道路之上,往光明的方向飞奔。

评论
热度(5)

© 二向箔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