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向箔君-

说的都是废话。

“四不像”

   “在我年轻的时候,我曾想做个讲故事的,但是讲故事的人都风趣而见识广博,我既不幽默也没有什么见识;我曾想做个写小说的,然后我发现写小说最忌讳的就是自我感动,要兼备深情与冷血,理性地描绘着什么。可我偏偏最爱对自己写的东西产生感情;后来我干脆选择当个幻想家,结果我真成了幻想家之后,接触到了人类精神层面最伟大的,和天空一样无穷尽的幻想之后,却又怯懦起来了;最后我决定潜心书斋,钻研最根基的那些东西,却发现自己潜入了最深的海沟,巨量海水带来的压力随时都会将我粉碎。我挣扎着回头上岸,我试着捡起我年少时讲故事的理想,却发现我连讲故事都讲不好了。

“我陷入了茫然,最开始我为什么会想要讲故事呢?这么想着我翻开了幼儿园时人手一本用来哄孩子用的故事书,第一个故事是《四不像》,小明喜欢画画,于是到处模仿别人,最后画出了一个四不像的怪物。失去本心只会模仿他人的人最后可能都会变成四不像的怪物。”

评论
热度(17)

© 二向箔君- | Powered by LOFTER